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1304192位访问者

蔡江南:不尊重善待医生,惩罚的是我们自己!

来源:创奇健康研究院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2-24   | |

  2020年开年,经历与病毒赛跑、伤痛和掌声的医生们,疫情过后,将回归日常,面对依然汹涌的看病人群和可能的医患矛盾风险,他们该何去何从?卫生经济和政策专家、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创始人、执行理事长蔡江南教授,将从卫生经济学和中外对比的角度,带您全面解锁医生职业该有的样子。

  采访| 柴宗盛、薛梅

  来源|创奇健康研究院(ID:CHIP_Academy)

  

  蔡江南教授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创始人和执行理事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访问教授、原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他在中国和美国的大学、咨询公司、和政府部门从事了近三十年的卫生经济和卫生政策的教学、研究和咨询工作,发表了大量有影响的研究成果。参与了美国第一个(麻省)全民医疗保障制度改革方案和中国新医改方案的研究工作。曾获1990年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我国经济学最高奖)。1997年获得美国布兰戴斯大学社会政策博士、1984年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1982年华东师范大学经济学学士。

  

 

  01

  引子

  不解决医生的问题,我们的医改是没有可能成功的。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社会,对医生这个职业不尊重、不善待,那么最优秀、最聪明的人都不去当医生,最后受到惩罚的是我们自己。善待包括经济上的,包括对医生人格的尊重,包括对医生各方面职业的和就业自由权的尊重。

  我国医疗体系当中存在一个人力资源的严重矛盾现象,即医生数量短缺,但同时医生资源又在浪费。

  我们本科以上教育质量好的医生短缺状况比印度还要严重,这次疫情也充分暴露了这个问题。全国派了两万多名医疗人员,照理说,湖北和武汉有那么多基层医生,在这个关键时刻,没有真正派上用处。在国外,即使基层全科医生,也经过了8到10年的正规教育培训,完全可以起到重要的作用。

  中国的医生问题是医疗健康事业发展的一个严重短板。我们投了很多钱去盖医院,投入研发新的药品和器械,最后缺乏好的医生,所有这些对物的投入,基本上都变成无效投入,因为你没有好的医生。

  02

  为什么要尊重医生这个职业

  一是,行医是个天使的职业,具有崇高性。

  因为它是一个治病救命的职业,虽然这个群体中,有的人不是每时每刻的行为都一定是天使,

  行医首先把人的生命健康放在所有事情当中最重要的第1位。我们中国人经常讲,健康是1,其他都是0。1非常重要,后边的0再多,你的钱再多,你的学位、你的职称、你的地位再高,如果1保不住的话,后边都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健康也要靠自己,不是完全靠医生,但在一些关键的时刻,医生是保卫我们生命健康的不可替代的角色。特别是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我们看到,医生的工作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这时候他就是我们生命健康的一个守门人,一个卫士。

  从这个意义上说,医生职业在有些关键的时候,和战场上的战士可以相比拟,非常崇高。他即使知道有危险,还是挺身而出。他如果考虑个人安全,就可以退出来。医生职业在日常没有发生公共卫生疫情的时候,也会有一定的风险。

  这次公共卫生事件当中,全国那么多医生、护士支援武汉和湖北,出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事例。他们知道这个事情是有风险的,甚至有生命危险,他们自己家里有孩子有老人,还愿意冒这个危险,是非常感人的天使行为。

  

  △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海上云山水

  在有风险的时候,医生往往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顾自己个人的风险。我们很多工作没有这种风险,所以从职业的属性来说,医生具有崇高性,具有天使的性质,需要得到尊重。

  二是,医生职业需要非常长时期的学习培训,非常大的人力资本投入。因为医生是“修理”人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业,它对人的素质要求是非常高的,需要非常优秀的人来承担这项工作。

  培养一个医生,很多国家基本上都需要七到八年的时间,包括五年的学校学习,三年的临床学习,专科医生还要更长。所以,一个医生可能需要将近十年的学习周期,同时医生需要终身的学习,要不断的进修,不断的提高。

  03

  如何尊重和善待医生这个职业

  首先,经济上给医生一个合理的、体面的、有尊严的报酬。经济是体现尊重的一个基本条件。

  从全世界来看,我们给医生职业的劳动报酬,处于一个估计全世界都很少有的低报酬。

  对于医生的劳动,我们没有专门的诊疗费,它体现在了挂号费上。但到目前为止,甚至普通的挂靠费,都低于一张电影票的价格,低于一个理发师的收费。护士的劳务费,一个小时的费用很可能都低于保姆的费用。

  医生的劳动在经济上没有得到尊重,即应有的报酬,就要通过过度用药、过度检查,过度使用一些医疗材料来得到补偿。

  原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的段涛院长曾说过,医生的收入有三种颜色,白色、灰色和黑色的。白色的收入是可以公开的,包括工资、奖金,灰色的是病人给的红包,灰色这部分不违法,但也不提倡,不能公开。黑色的部分,严格来说是不合法的,是接受企业的回扣等。我们医生公开的白色收入的比重是偏低的。

  因为我们把医疗服务的价格定得太低,使得医生的劳动得不到合理的补偿。

  从世界各国的数据看,比较合理的医生的职业收入应该是社会平均收入的三倍到五倍。如果上海的人均年收入是8万,那么上海医生的人均年收入应该是24万到40万,我们现在讲的是公开的白色收入。如果医生的合理收入提高了,就要把灰色和黑色收入挤出去。

  第二,医疗人员的超长工作时间和工作量,都是对医生职业的损害。

  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医生连续工作非常长的时间,看的病人量非常大,有的医生做完手术以后,躺在地上。去年上海发生好几起非常年轻的30岁左右的医生,出现紧急的状况,去世了。医生的合理工作时间和工作量,应该有一个制度和法律上的的规定,医生过度工作,过度疲劳,其实对病人也是一个利益的损伤。

  第三,医生的人身安全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

  我们不能够允许医生被病人进行人身的攻击,即使是语言的攻击。一旦发生,必须要通过各种方法,甚至要做法律处罚。行政和法律制度,要保证医生工作的安全,这一点我们没有做到,经常看到严重的伤医生甚至杀医事件。

  法律上对医生职业的尊重和保护,还体现在出现了医患纠纷时,采取让医生自证清白,即举证倒置。照常理,医疗机构中出现了事故,应该从病人这一方来举证,通过法律程序来证明,而不是让医生和医疗机构来举证说自己是无罪的。

  这样做对病人也是伤害,因为医生和医疗机构不敢做任何有风险的事情,有风险的病人就不收了,把你推出去,因为一有危险,最后我要自证清白。

  第四,没有保险来保护医生的职业风险。

  比方说医生工作事故的保险,我们国家没有推行。医生的手术不可能百分百都成功,不是主观故意出现了事故,引起了病人的伤害,这方面我们需要推动医生执业保险,使得医生可以免除后顾之忧。

  第五,医生的执业自由没有得到尊重。

  我们大多数医生的执业权都要和医院挂钩,没有个人自由行医的权利。政策上在做一些改变,但还不到位。医生应该有自由行医的权利,他可以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医生要开一个诊所,没有人有权利说,一个合格的医生不让他开诊所。

  我们现在把医生都做成了医疗机构的雇员,一个附属物,这也是对医生职业的不尊重,同样也是对医生资源的低效利用,浪费了医生资源。

  因为医生,特别是一流的专家,需要非常多年的培养和实践。这些大专家的资源,目前都被一家医疗机构垄断,被公立医疗的机构垄断。如果医生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有行医的自由,可以自己开诊所,同时可以和多家医疗机构来签约行医,医生资源就可以得到非常有效的利用。同时这种自由执业,也会使得医生收入得到一个比较好的补偿。

  第六,通过行政手段,给医生执业施加了很多限制,很多额外的要求,也是对这种职业的不尊重。

  比方说,基层医生只允许他开这些药,不能开其它的药。只要政府批准上市的药品,医生都应该有权力开。让基层医生填很多表格,做很多行政性事务,这不是一个医生本职要做的,是资源的浪费。

  比如,论文指标纳入升级考核。医生最重要的职业功能是治病,不是写论文。医生当中承担教学的医学院教授,可以用科研论文来考核,但不应该用论文、课题、经费考核所有医生,这同样是对这个职业的不尊重。

  第七,把医生的门槛放低,实际上也是对医生职业的不尊重。

  我们国家还有上百万,接近一半的医生,本科学历都没有。不应该允许没有本科学历的人来做医生,如果达不到这个要求,可以给他起另外一个名字,叫医生助理或者治疗护士。

  总结一下,尊重医生,善待医生,建议采取以下具体措施。

  1. 建立合理的医疗服务的定价机制,不能够完全让行政来定价,也不能仅仅是医保一方来定价。应该建立一个多方协商的合理定价机制,包括支付方、病人和有关政府部门参与,同时也应该让医疗方参与,比方说医生协会、医院协会、行业组织。

  2.推动医生的就业体制改革,真正推行医生的自由职业。让医生有可以选择的权利,允许医生开办民营的诊所,逐步过渡,使大量医生不再成为医院的雇员,允许医生多样化的行医方式。

  3.在法律上,保护医生职业,不允许病人对医生的人身攻击,语言攻击,一旦有纠纷,可以采取中介协调,甚至采取公安甚至法律的保护。改变举证倒置,不能让医生自证清白。

  4.推行医生的行医保险。

  5.放开基层医生用药限制,取消用论文或其他与行医无关的东西来考核所有医生。

  6. 医生职业应该树立高的门槛标准,想办法提高医生学历。应该一方面把现有的低于本科学历背景的医生,通过进修,能力提高上来,另一方面想办法留住人才。我们每年有大量医学院学临床专业的毕业生,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从事临床医生的工作。医生的待遇低,没有得到尊重,各种医患矛盾都是原因。

  7.媒体上,对医生职业要有更好的曝光和宣传。国外有很多宣传医生职业的文艺作品,包括电视剧、电影,传播医务人员的正能量。

  04

  对几个普遍问题的答疑

  创奇说:采取这些措施之后,医生收企业回扣等现象,是不是就能消灭?

  我们一方面给医生收入的合理补偿到位,另一方面法律对医生职业的监管标准要提高,不能收回扣,不能拿红包,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收入低的情况下,对医生的要求一高,就没人去做医生了。国外的医生是不敢去拿回扣的,因为他有一个很体面的收入,没有必要、没有动力去拿回扣。

  创奇说:医生的服务价格提得很高了以后,是不是看病就贵了?

  这是不全面的理解,因为看病的整个费用,不光是医生的服务费用,还包括了检验,药品和其他费用。现在把医生的服务费压得很低,并不意味着整个医疗费用是低的,因为医生的服务费人为压低了以后,会造成过度检验,过度用药,总的费用并不低。

  实际上,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结构的调整,总费用变动不大,这是需要理清认清的。

  另一方面,医疗费用大部分都是医保来报销的,通过政府的社会医保,商业的医保,所以对病人直接看病的费用影响是不大的。

  在疫情中,我们看到医疗人员冲锋陷阵,这次有上千名医务人员被病毒感染,甚至牺牲生命。在这个危机中,我们都认识到医生的重要性,也会用鲜花和掌声做出感谢。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再好了伤疤忘了痛,对医生这个职业需要从各方面进行改革创新,真正做到尊重医生,善待医生,这也是尊重我们自己的生命健康,这样才能不辜负这次疫情付出的代价。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