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1315204位访问者

资本作为慈善的一种形态

来源:私产经济学与伦理学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3-23   | |

资本作为慈善的一种形态

❦文:F.A.哈珀
>>F.A.haper<<

 

禅心云起

 

 

在我看来,事实和逻辑都支持这样一种观点:拿来投资于私营经济的生产工具的,相当于一种善行。

 

在一切善行之中,我深信,这是最大的经济慈善。

 

工具作为一种慈善形式

 

当然,通过经济生产的手段,也就是具有交换价值的生产资料——卡车、工厂、铁路、商店——协助我们尽其所能地生产其他具有经济价值的商品。

 

获得这些工具的储蓄和投资,可否称得上是慈善呢?这要看储蓄和投资,是否符合慈善行为的三个检验标准。

 

慈善的第一个标准:拥有经济价值的私有财货是否发生了转移?

 

的确,当人们把储蓄投资于生产工具时,虽然保留了自己对这项工具的所有权。可正如大家所见,来自于这项工具的大部分额外产品,都被让渡给了他人。因此,人们把储蓄投资于各式工具的某一结果,似乎就达成了慈善行为的首个必要条件。私有资本产物的这一特征正符合慈善的某一层面。

 

慈善的第二个标准经济利益的让渡是出于自愿的

 

有人被盗了吗?有人受强制了吗?只要这些工具是私人所有的,只要在自由市场上,工具的利用发挥出机能,那么这个过程,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就必须是自愿的。而俄国普遍的公有制或国家对工具的控制,则违背了这一要求。

 

慈善的第三个标准:匿名。

 

储蓄及生产工具之所以有慈善的特征,是因为来自于它们的额外产品,绝大部分都交付给了别人,而不是保留给储蓄及投资于工具的人,也即工具所有者自身。

 

额外产品是匿名的,受益人并不知晓其来源。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对于他们如何受益,都是茫然不知的。彻底渗透脑中剩余价值理论,蒙蔽了他们,让他们看不清楚这个原理。甚至有人认为,他们是自己所用生产工具所有者(资本家)的牺牲品。

 

对这种源自储蓄投资的慈善,人们从自身经验中检验它的匿名性质,是轻而易举的。一个人,如果列出他一天当中消费或者享用的一切经济财货,那么检验的标准,就是在这每一例中,试着具体列出那些让这些财货有了生产可能性的全体储蓄者和投资者。

 

我敢说,我们大多数人对我们日用所需的商品要归功于谁,他们叫什么名字,恐怕连一个都说不上来吧。这就揭示出了:我们所享财货应归功的不知为谁的数百万人,身份都是匿名的。

 

储蓄和生产工具满足慈善的全部三个标准,因此取得了慈善的资格。我们常说的“慈善”,究竟有多少,同样能被这三个标准证明为合格呢?

 

工具的生产力

 

在当今美国,我们享有的高水准经济生活,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工具的使用。

 

一般美国人所能实现的消费,十倍于其余半数欠发达世界人口的消费。后者之所以贫困,是因为缺乏投入于生产工具的储蓄。从昔至今,他们积累甚少,除了最原始简单的工具,比如粗糙的耕犁和锄头。

 

我们享有十倍于别人的经济福利,并不因为从事艰苦得多的劳动。生活在美国的人,如果说他们勤劳的话,也不比相对贫困的半数世界人口来的勤。即便体力劳动加上了脑力劳动,尽管这两者都有助于生产,我仍怀疑:从总体来说,我们是否更加勤勤恳恳、埋头苦干?

 

先天的智力似乎也无法解释这种差异。每千名美国人拥有的天才人数,大概也并不比其他国家的人多。

 

倘若我们手头没有先前积累的任何工具,我们每一位劳动者的产出,会比当今世界上相对贫穷的半数人还要低;即便在很大程度上,他们使用简单工具来协助生产

 

比较彼此之间的产出,证明了一点:如果手头根本没有任何工具,我们的产出将减少到目前的1/20。换言之,目前我们美国的产出,大概有95%要归功于我们手头工具的存在。

 

这些工具之所以能被我们利用,又归功于过去时代的某些明智之士:他们对工具进行了储蓄和投资

 

由于工具获得了产品

 

接下来的问题是,哪些人获得了这些大幅增加的产品?

 

有证据表明,大部分产品最后抵达的,不是那些为工具而储蓄的人,也不是那些拥有这些工具名义所有权的人。大部分产品由其他人获得,也就是那些使用这些工具的人获得。

 

据估计,美国只有大约15%的国民收入,作为当期回报流向资本所有者。这包括所有者运营的企业当中股息、利息、租金、使用费之类资本回报的总额。另外85%的国民收入,作为当期劳动报酬,有别于所有者投入工具的储蓄报酬。目前的劳动报酬总额包括付给雇员的工资,还包括自我雇佣者付给自己的工资。

 

当资本生产力达到这般高度时,于是问题出现了:为什么资本的回报是如此之少的部分产品?如果我们假设那些拿储蓄向工具投资的人,有权得到这些辅助体力劳动的工具所贡献的全部产出增加,那么从先前证据中可以看出,宣布这样的分配才算是公平的:95%归所有者,5%归使用者!

 

所以我们可以总结一下:

 

 

工具所有者得到

工具使用者得到

合计

如果资本贡献的产出增加全归所有者

95 5 100

目前在美国的实际分配

15 85 100

按剩余价值理论划分

0 100 100

 

假设这些数字是准确的,那么必须下结论说,储蓄者-投资者所获得的回报,不到其储蓄投资所贡献的产出增加的1/6——从95单位的产品那里,只得到了15单位产出增加其余5/6由工具使用者获得,他们的劳动报酬因此提升至17倍——到85单位的产品,却只贡献了5单位的品。

 

如此看来,一个人如果碰巧生在美国,是十分幸运的,他可以直接分享工具带来的馈赠。生于此地,他可以因为别人过去的储蓄,使用现成可用的工具。

 

根据以上数字,他因为这些工具,从当前劳动努力中获得的收入升到17倍(85单位比5单位)。若生在没有任何工具积累的地方,尽管不得不付出同等努力、甚至加倍努力,从劳动中获得的报酬,也只有在美国的1/17

 

工具使用者收到的这种馈赠,就是我所说的最大经济慈善。

 

剩余价值理论再审视

 

以上事实,对于评价剩余价值理论具有重要的意义。按这个理论所说,工具所有者获得的15%,实际上是剩余价值,因为据说工具使用者应该得到全部,也就是100%。

 

作为辅助人类体力劳动的工具,其生产力造就了一种可以称为剩余价值的东西。如前所述,这个剩余使美国的产出,从5单位水平升到100单位水平。因此,对剩余价值理论的反驳就是,95单位(100单位减5单位)——由工具创造的剩余价值——应该归给那些用储蓄创造了工具的人。

 

但是,最后是谁真正得到这95单位的剩余价值呢?所有者得到了15单位,而使用者足足得到了80单位!对于工具使用者来说,真是不坏的交易。

 

在自由市场的每一次自愿交换中,都会出现各不相同的剩余价值。

 

如果一位农民用一蒲式耳小麦向一名商人交换一件衬衫,那是因为这位农民喜欢这件衬衫胜过这些小麦,而这名商人则喜欢这些小麦胜过这件衬衫。

 

贸易为每位参与者各创造了一个剩余价值。但由此产生的各个剩余价值,不能被我们已知的或构想的任何手段来测量。它们在方向上相反但不一定在数量上抵消,因为各价值量完全是主观评估的问题。

 

双方对各自剩余价值量都一无所知,甚至可能压根没有考虑过,也丝毫没有留下什么义务。这使得这个过程非常类似于匿名。然而,本文关注的重心,是工具创造的这类剩余价值,是一类经济慈善行为。因此对于交换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现象,不作深入探讨。

 

在自由经济中,决定工具使用所产生的剩余价值的分配过程,与自由市场是同一过程。无论答案是什么,我们都必须接受公平决定分配的私有财产制度和自愿交换法则。

 

然而,自由市场给出的答案显示,私人资本家——“自私自利的所有者”,对储蓄者和投资的常见蔑呼——是全体人当中最大度的慈善捐赠者。

 

关注与“宗教和福利活动”贡献有关的、私人资本造就的慈善事业规模,也令人兴致盎然。美国每年约有20亿美元用于宗教和福利活动。按以上概念,这个数字还不到工具使用者(也就是雇佣劳动者)薪水袋中收到的慈善总额的1%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