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23453位访问者

医生自由执业,路有多远?

来源:张强医生  作者:张强  发布时间:2020-05-29   | |

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医生来讲,自由执业似乎是个遥远的梦想。

 

目前中国的现状是:少数医生已经在行动,一部分医生开始去了解和探索,另一部分在质疑和怀疑,大部分医生还没有形成任何概念。

 

不过,越来越多的医生在讨论自由执业和医生集团这个话题。

 

为何总有一些医生放弃一切看似光鲜的体制内利益,而不顾巨大的困难和挑战,投奔自由执业之路呢?

 

关于尊严

 

可能世界上只有中国的医生,不是靠自己的劳动技术来获取合法合理的回报。医疗劳务价格被严重低估,不断膨胀的国营三甲医院也使政府有限的投入不足以养活庞大的公立医院。

 

因此,公立医院背离公益性,进入逐利时代。以药养医、过度医疗、发展特需,成了公立医院无可奈何的生存之道。

 

医生和患者,无疑都成为这场游戏中无法逃脱的悲剧角色。

 

灰色收入似乎增加了部分医生的收入,有些还非常可观。但是,伴随而来的是:

 

(1)医生始终在法律法规边缘走钢丝,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刀。每年都有医生因为回扣事件被判刑、自杀、被吊销执照的事件。考虑到打击影响面太大所造成的后果,政府媒体对此从来都是三缄其口。殊不知,这种看似保护的做法,却让更多的医生不知其险,乐在其中。一旦事发,事业家庭遭受双重毁灭性打击。

 

(2)灰色收入的另外受害者是患者。医生获取10元回扣的结果,是患者付出5倍的费用。比此更严重的是,患者遭受不必要用药的药物副作用。因此,医患信任遭受考验,医患矛盾导致的恶性冲突也将不可避免地加剧。

 

(3)在经过长期扭曲的医疗环境熏陶下,部分医生丧失对事业最初的梦想,违背内心的呼唤。抱怨、压抑、焦虑、浮躁渐渐成为医疗行业的普遍心态。

 

自由执业,最大程度上可以让医生通过技术劳动获得报酬,赢得患者尊重。

 

关于家庭

 

有医生太太自嘲:“嫁给了外科医生,就成了半个寡妇。”。是个玩笑,却也反映出医生赋予家庭的时间很少。

 

最近几年,论文指标、医疗指标、各种评级和检查,使得原本忙碌于临床的医生更加疲于奔命。与家庭成员共处时间的大量减少,其后果往往是夫妻矛盾、子女教育被忽视。而这种结果,反过来会严重影响医生安心看病、做事业。

 

自由执业,可以让医生远离一些与医疗无关的事务,根据情况自主决定工作时间和安排,兼顾家庭。

 

关于时间

 

良好的社交活动,可以提升医生的社会影响和沟通广度。而医生的职业特性也决定了医生的社会属性。另外,医学知识的更新很快,经常参加国际、国内学术活动可以提升自身的水平。可惜,目前大多数体制内医生成了“流水线上的”一员,自己能支配的时间少之又少。

 

自由执业,医生可以最大程度安排自己的业余时间,开拓自己的社会活动空间。

 

关于收入

 

公立医院无法完全脱离公众对其公益性的要求,加上劳动价格的被低估,使得合法收入与其劳动付出极不相称。靠增加病人数量和红包药械回扣来获取收入增加的方法,带来的后果往往是医患冲突增加。

 

自由执业,使得医生的收入和技术品牌挂钩。生存的压力可以变成提升自身服务和技术水平的最大动力。

 

但是,自由执业更多的意义并不是医生收入的增加或减少,而是让中国医疗体系回归正常,让患者接受更符合医学本质的医疗服务,让医生行医更加纯粹。

 

关于趋势

 

在医生劳动力被禁锢、内在动力被压制的情况下,任何医疗改革听起来很美,但最终的结果必定是隔靴抓痒。

 

出台改革措施越多,越是表明改革的难度和复杂性。正如一个疾病,治疗方法越多,越是顽症绝症。

 

更可怕的是:一旦医院事业编制改制或放开自由执业,部分医生将失去生存能力。

 

自由执业,可以使医生尽早脱离对体制的依赖,了解执业环境和规律,形成自己的执业生存能力。

 

自由执业可以把医生的收入和地位和患者口碑紧密结合,激发内在的服务动力。

 

未来医改的唯一出路,必定是解放医生,推行自由执业。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