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57474位访问者

医院破产转公立,宿迁民营医疗的寒冬来了?

来源:看医界  作者:段茗  发布时间:2021-01-13   | |

宿迁破产民营医院被政府收购

 

近日,据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人民法院官方信息,经过两次拍卖后,宿迁市首家进入破产程序的民营医院正式被一国资管理公司收购,将回归公立医院序列。

 

据《看医界》了解,上述被收购的医院正是于2018年申请破产的沭阳第二人民医院(下简称“沭阳二院”)。

 

 

据悉,沭阳二院工商注册于2015年,由房地产公司江苏众润投资,注册资本2.8亿元。医院规划设置1000张床位,发展定位“小综合大专科”,初期设立肿瘤综合、心脑血管、微创外科及妇科、儿科等领域为重点学科。

 

因管理经营不善,2018年,成立仅3年的沭阳二院进入破产流程。经审计,沭阳二院账面资产总额3.14亿元,负债总额2.46亿元,净资产2.89亿元,市场价值为2.8亿元,破产管理人确认债权总额2.28亿元。

 

2019年,沭阳二院被法院宣布破产并对其资产进行处置。经两次拍卖,医院资产于2019年12月28日以2.14亿元被沭阳某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收购。

 

据《看医界》了解,该院被收购后,疫情期间曾被设为沭阳县疫情防疫隔离点,而前不久,在沭阳二院的原地址上有两家公立医院正在建设并公开招聘人员,分别为沭阳县第一人民医院和沭阳县儿童医院。招聘公告显示,这两家医院为沭阳县卫生健康局下属事业单位,正在公开招聘工作人员90名,有正式事业编制。

 

民营医疗投资的蓝海也能淹死人

 

成立仅3年被破产清算并最终被国有企业收购,沭阳二院可谓是投资宿迁社会办医失败的典型案例。

 

刚刚迈入21世纪的宿迁市曾因一场“卖光公立医院”的激进式医改引起社会资本的医疗投资热潮。

 

2000年初,宿迁市政府出台《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医疗卫生事业的意见》,提出放开社会办医准入,给予社会办医与公立医院同等政策,土地可由政府划拨,减免有关建设税费。据统计,自2000年开始仅用了4年的时间,宿迁市全市134家医院有133家都变为民营医疗机构。

 

然而,在宿迁,和沭阳二院一样经营不善的民营医院不在少数。

 

2020年,宿迁市宿豫区珠江医院在建工程房地产在网络平台公开拍卖。据悉,珠江医院于2014年投入3.5亿新建,由于资金链断裂,项目于2015年停工,目前已经在破产清算。据网友透露,目前珠江医院只留有建筑,不曾运营过一天。

 

此外,宿迁一职工医院于2002年被改制为民办非营利性医院后,于2019年被曝向2300多人非法集资6.5亿元。

 

据了解,该医院为了适应发展需要,2010年通过民间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投入大量资金购置烂尾楼、21栋单体别墅、购买高档设备等。此后又继续从民间筹资,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到2015年8月,该医院的负债率却超过150%,资不抵债,无力支付借款利息,拖欠职工工资、社会保险等各种费用达3个多月,医院濒临倒闭。

 

当然,在宿迁社会办医的众多投资者当中,也不乏经营良好的上市公司的身影。

 

例如,由金陵药业持股70%、宿迁市政府保留30%产权的南京鼓楼医院集团宿迁市人民医院2019财年营收10.9亿,净利润9078万,净利润率8.3%。由复星医药持股55%的宿迁市钟吾医院2019年一季度医院营收6761万元,净利润406万元,净利润率6%。据悉,在2020年上述两家医院的扩建项目都已完工并投入使用。

 

财政支持,宿迁正全面复建公立医院

 

2016年7月,床位规模2000张、投资近20亿元的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运营,打破了宿迁持续10余年全是民营医院的格局,而这是宿迁公立医院改制十多年后,公立三甲医院再度登陆宿迁。

 

宿迁之所以复建公立医院,更多的说法是为了寻求财政补贴。由于宿迁没有公立医院,能够得到国家的医疗财政补贴支援很少。

 

在宿迁市首家公立医院投入运营的2016年,《江苏卫生计生年鉴》显示,宿迁市2016年的卫生事业费为7.5亿元,而南京市2016年的这一数据已达51.8亿元。

 

《江苏省卫生计生统计年鉴》(2020卷)显示,2019年宿迁以12.5亿的财政补助收入在江苏13个市中排名倒数第二,南京市则以97.7亿元距榜首。

 

然而,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仅为宿迁市复建公立医院的信号弹。

 

从数据上看,自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运营以来,宿迁市的医疗卫生财政收入在3年内大约增加了5亿元。

 

而据《看医界》了解,早在2019年宿迁市民生实事项目实施意见的专题发布会上,宿迁市就宣布,要在每个县区规划建设1-2所公办区域医疗卫生中心,加强优质医疗资源供给。

 

此外,公立性质的沭阳县第一人民医院、沭阳县儿童医院前不久正在招兵买马筹开业。此外,沭阳县康复医院,也已经进入建设工程勘察设计项目招标阶段。

 

可见,宿迁全面复建公立医院这一趋势已经来临。

 

宿迁民营医院的寒冬来了?

 

公立医院复建将给宿迁的民营医院带来巨大的经营压力。“现在是宿迁民营医院的寒冬。”宿迁一名民营医院的经营者曾对《南方周末》如此透露。

 

宿迁的民营医院面临的首先就是人才、病源的竞争压力。

 

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运营以来就从宿迁本地的民营医院挖墙角人才。《看医界》查询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官网公布的专家资料后发现其中一些就是来自于宿迁市及一些县医院的骨干医生。

 

对医护人员来说,公立医院的事业编制拥有巨大的吸引力。

 

“最近三年来,辞职的人开始变多,而且大多回到了公立医院。”据《南方周末》2020年的报道,一名受访医生认为医生更多考虑的还是退休问题,而事业单位和企业的退休收入相差了三分之一左右;几名曾在宿迁民营医院工作的医生的社保和养老保险甚至都断档了。该名医生表示她的同事们也有跳槽去宿迁当地公立医院的,收入虽然差不多,但心里踏实了。

 

公立医院的编制诱惑令宿迁本地的民营医院倍感压力,只能向卫生部门不断施压,甚至迫使当地卫生部门下文同意给民营医院少量编制名额以引进人才。

 

受疫情影响,宿迁的民营医院遭受了严重的亏损,据报道,身为民营医院的宿迁市人民医院在2020年1~3月份持续亏损,一季度大概亏损3800万元。

 

此外,营利性民营医院还要交企业所得税,为利润的25%。据悉,宿迁市人民医院每年要交3000万的税,约占整个营业利润的35%,但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不但不需要交税,还能得到政府的财政补贴。

 

而在宿迁医保资金吃紧的2015年后,多位民营医院院长向《八点健闻》表示,在有限的医保资金池子里,如果倾向公立医院的发展,那么对民营医院的医保额度,自然会减少。例如,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在短短4年时间的里,营收从一两个亿,发展到2019年的7.5亿。

 

与此同时,自2015年开始,医保对复杂手术和肿瘤治疗为主的报销却收紧,行业媒体判断,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民营医院在疑难杂症领域上的发展。

 

后宿迁医改时代,民营医疗何去何从?业内人士表示,从宿迁医改的“回头路”看来,单兵突进的医改难以维持。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