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60590位访问者

第四批集采现超96%的最高降幅,多数态度“消极”的外企已转移战场

来源:亿欧网  作者:林怡龄  发布时间:2021-02-07   | |

2月3日,第四轮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在上海开标,现场有130余家企业参与角逐。据了解,本轮集采共纳入45个品种、80个品规,其中注射剂品种8个、滴眼剂3个,其余均为口服制剂。其中,吸入制剂是首次纳入国家集采。

 

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曾预计,本次集采的平均降幅也将超过50%。从已传出的报价数据来看,本次集采依旧是国内厂家激烈厮杀,多数外企降价意愿不强的局面。目前已知的最高降幅超过96%,“知名选手”科伦药业、扬子江药业和齐鲁制药降价均超90%。

 

不过,相较于前三次集采给二级市场带来的震荡,本次集采并没有对今日医药板块股价带来显著影响。显然,二级市场也已经开始适应集采常态化的趋势。

 

“死亡之组”花落注射剂品种,降幅超96% 

 

本轮集采中,注射用泮托拉唑等在内的8个注射剂品种也被纳入。不同于化药,对于注射剂品种而言,院内市场是注射剂产品主要“战场”,是否中标对企业而言生死攸关。而注射剂组也不负众望,贡献了此轮集采最大的焦点——帕瑞昔布钠注射剂和盐酸氨溴索注射剂。

 

在竞标之前,这两个超10亿元的品种便备受关注,享有“死亡之组”的名号。业内人士表示,十多家企业共同竞争,有可能会出现祭出地板价的局面。而现在从降价幅度来看,的确不负其名。

 

帕瑞昔布钠为非甾体抗炎药,此次的竞争企业多达17家,其中就有齐鲁、罗欣、海正等国内企业,而该产品的原研厂家为辉瑞。从已传出的报价数据看,共有14家国内企业在该品种上的降价幅度超过90%,其中,齐鲁制药的降价幅度最大,为96.3%,单价仅为0.35元/40mg。而辉瑞则只降价5.9%,报价88.39元。

 

2019年,帕瑞昔布钠在公立医院终端销售额为19.94亿元。目前,该产品的市占率主要由原研厂家辉瑞与科伦占据主导。而在此轮竞标中,科伦药业则报价56.4元,降幅达94.0%。 

 

而同样火药味十足的氨溴索注射剂组,降幅同样凶猛,共有17家企业参与竞标,包括罗欣药业、科伦药业、倍特药业等,以及原研厂家勃林格殷格翰。数据上来看,目前云南龙海的降价幅度最大,达到93.3%,单价为0.23元/15mg。而勃林格殷格翰降价幅度仅为0.3%,单价为3.43元/15mg。

 

氨溴索注射剂为呼吸系统药物,常用于排痰、改善呼吸等状况。2019年,该品种在中国公立医院的终端销售额达到59.8亿元。其中,勃林格殷格翰占有23.56%的市场份额。

 

此外,在注射剂组,还有泮托拉唑注射剂这一大品种吸引目光。据了解,此次集采中有21个药品销售额超过10亿元,而泮托拉唑注射剂便以66.7亿元领跑。从目前的报道来看,该品种目前最高降幅为华润双鹤的95.6%,报价1.243。而中美华东和四环医药的泮托拉唑注射剂均中标。

 

外企态度不一,多数依旧“消极

 

在本轮集采中,多数外企延续了上一轮的“消极”态度,降价意愿并不强。据了解,此次集采涉及品种较多的外企分别有诺华制药、勃林格殷格翰、辉瑞和阿斯利康,其中,诺华制药和勃林格殷格翰品种最多。

 

但从现场流出的数据来看,诺华制药的多个产品报价普遍偏高,降幅基本控制在10%以内,只有在伏立康唑降价幅度达87%。不过,诺华在该品种上与其他三家厂家的规格并不相同,诺华为200mg,其余三家均为50mg。目前,其余两家国产厂家华海药业、博康健已宣布中标伏立康唑,而辉瑞则仅降价11%左右。 

 

另外,还有部分外企的报价甚至远高于集采现价,如武田制药在泮托拉唑钠肠溶片上的报价,相比集采现价高了近4.6倍。拜耳和阿斯利康也有品种出现如此的报价。

 

在此前的一场活动的论坛上,拜耳处方药事业部全国零售管理高级总监张靖川曾透露了拜耳在带量采购上的竞标考量。他指出,带量采购实际上给药企一个重新审视产品在中国医药市场上处于什么生命周期的机会。“如果产品非常成熟,应用药和未用药的患者已经不多,且该产品已经占据大的市场份额,就必须孤注一掷地把市场拿下。”但孤注一掷拿下后不只是做存量消耗,其表示要为后续产品做桥接。

 

而如果该产品在中国市场仍处于早期的发展阶段,张表示:“即使已经过了专利期,但是这个产品在疾病领域的用药比例、治疗率、知晓率依旧很低,需要更多的开发新市场,那就意味着未开发的市场更大,存量市场可以不玩,可能要放弃。”

 

而除了对产品周期有准确的判断之外,事实上,近两年围绕在带量采购下药企如何突围已经是诸多外企热议的话题。过去,外企的主战场基本上是以公立三甲医院为主,但现在,随着这个战场变得越来越难做,不少外企已经转移阵地,开发更多新市场。

 

而零售市场和互联网医疗市场,便是这些外企的下一个新目标。在此前的一场论坛上,GSK商业战略和商业发展负责人盛严慈就表示,带量采购下,随着零售和互联网医疗的崛起,更多的是把药企推向了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而不再是医院。“从爬在树上摘果子转变为要去草原上打猎了。”他如此比喻到。

 

诺华制药中国零售负责人王军星则透露,诺华于新近两年才开始构建零售团队,启动了线上线下两个渠道共同在非目标市场的根植。目前,在带量采购的推行下,诺华已经开始思考和研发新的市场策略。

 

“占据医保之外的那部分自费比例市场,是不是可以变成一个新的蓝海,处方药和零售渠道是不是可以做完美结合,从而进行新的市场格局重组呢?”王军星说,“VBP的产品大部分是普药类的,未来到药店,是否可以转移销量?我们正在思考,一是我们用什么样的通道能够在药店快速放量;而是在药店落地后,如何让患者持续用药的活跃度提升。”

 

而基于这样的思考,诺华正在参考原来做OTC市场的策略,复制到处方药零售渠道的销售策略上。王军星表示,诺华的先天优势就是目前可触及到的超过20万家药店。

 

不过,开拓零售渠道,直接面向患者也对药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盛严慈指出:“零售渠道是主要驱动,但这个驱动需要调动整个组织,从医院团队到零售团队到后台团队的运转。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在业务模式上有很多探索,但是最终决定能不能在新环境下生存下去的,是这个组织的运转能否尽快适应新市场环境。”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