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98831位访问者

惊现“绑架式反腐”,纪委顺藤摸瓜查出了事实

来源:健识局  作者:张铃  发布时间:2021-10-13   | |

  院长被绑架,76人被查,受贿超5000万

 

  绑架、赎票、受贿、围标、乱搞男女关系……一位三甲医院院长身上发生的事情,比电影更精彩。

 

  国庆之后,广西来宾全市的党员干部都拿到了一本《以案促改警示教育读本》。《读本》里记录了34个典型腐败案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案例,就是涉案金额5000多万元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周方腐败案件

 

  周方的故事早在几年前就引发过轰动:来宾市卫计委官员冒充纪检干部,绑架人民医院院长,逼院长写下受贿材料后,勒索10万放人,电影剧本里才有的情节,就是周方遭遇过的真事。

 

  绑架案发生后,来宾人民医院腐败窝案被一个个端起。从周方以下,这家大三甲先后两任院长、多位科主任等76人被查。

 

  潜伏在水下的医药购销环节腐败也浮出水面:500万元的CT机付出采购价1500万;预定参数“萝卜招标”;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经销商代为保管受贿财物……

 

  “小三反腐”、“二奶反腐”已经见怪不怪,但“黑吃黑”反腐还不多见。如此闹剧出现在医疗系统,不该只是让路人看个稀奇而已,而是应当整个医疗系统蒙羞和沉思的事情。

  

01 奇闻:国家干部绑架院长

 

  2017年2月15日晚,来宾市卫计委主任科员韦树峰带着两个“兄弟”,准备好手铐、绳子、铁链,开着租来的一辆小轿车,蹲守在周方家门口。

 

  几天前,他们已经多次踩点,只要周方一出现就立刻“拿下”。

 

  韦树峰不是组织上派来调查的,他只是认识周方。事后据他自己说,他猜“周方当了多年院长,应该受过贿,比较有钱,绑架他敲上一笔对方可能不敢报案”。

 

  三人一直等到凌晨,59岁的周方出现。韦树峰和同伙从身后突袭,用麻袋套头,捂住周方的嘴巴,把他塞进轿车,开到山里。

 

  三人来到事先找好的山洞,将周方吊起来。韦树峰三人冒充纪委人员,用鞭子抽打、逼迫周方“交代问题”。周方被迫写下一份交代违纪违法事实的材料,“虚构”称自己受贿过一辆越野车,并写下字据。

 

  韦树峰三人抢走了周方随身携带的1900元现金,又提出索要10万元赎金。周方不得已打电话向同事借了10万,这才得以脱险。

 

  这起绑架案很快就告破,卫计委主任科员韦树峰最终因抢劫罪获刑12年。

  

  韦树峰等3人受审 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视频

 

  然而,歹徒落网不是结束,恰恰是故事的开场。绑架案宣判的当月,周方被查。来宾市纪委监委根据周方被绑架时写下的“交代材料”,顺藤摸瓜竟然真的找到了周方的受贿事实

  

02 深挖:纪委查出蛛丝马迹

 

  来宾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吴任光回忆:“周方在被迫写出的材料中提到:收了湖南长沙某药商的一部车,价值20多万元。

 

  来宾纪委监委真的前往长沙调查,查实周方曾在2014年11月授意商人欧阳某某帮其购买了一辆进口红色越野车,实际价格为47万元

 

  “我们有理由怀疑周方是受贿了。”

  

  周方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视频

  

  然而除了这辆车,纪检工作人员在调查初期并没有在周方的银行存款账面上发现异常。

 

  其实,周方每次收来贿赂,就以现金、银行卡等保管在5个人手里,其中有3人是医疗器械商

 

  晏某就是为周方保管贿金的医疗器械商之一,深得周方信任。

 

  按照结算款10%-20%的比例,晏某多次送给周方共计180万元。他送烟,送酒,送钱,投其所好,长期经营,为周方儿子处处打点。作为回报,周方为晏某所在的医疗器械公司销售耗材、小型设备提供帮助。

 

  2011年前后,周方担心被查,把180万贿金暂交给晏某保管。晏某却用这些钱买股票、还货款,导致周方要账时拿不出来,两人关系从此破裂。

 

  晏某交代:“这种政商关系肯定不是良性的,但大家都这么做,潜规则就是这样。大院长、小院长,反正走过来都存在。”

 

  调查表明,周方共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为他们在药品、医疗耗材、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采购过程中提供便利。

 

  “主动送礼的人员太多了。”在面对公诉人讯问时,周方如是答。

  

 

  2018年8月,来宾市纪委监察委调查发现,周方在担任副院长、院长期间,长期受贿,家庭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同时,违反生活纪律,与多名女性发生并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来宾市监委从周方三处房产中查获了证券交易卡、提货卡、银行卡、现金、汽车、手表、名烟名酒……光是茅台酒和五粮液就有近400瓶,房产证就有7本。

  

03 串标:医疗器械回扣10%

 

  向周方行贿后,药品和医疗器械经销商们往往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周方交代,医院医疗设备招采规章制度形同虚设,明招暗定、围标串标、联标卖标时有发生。欧阳某某就是设备经销商,招标前,周方会向他知会设备参数、预算价格,甚至让相关科室按他们的设备参数量身定做采购标准,公开招标只是走过场而已

 

  周方供述:“比如说科室需要,我们就按照飞利浦机器的参数,提供给招投标的相关部门,刚好医疗器械商是做这个品牌的,就按照这个品牌的参数做标书,他的成功率就很大。”

 

  来宾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吴任光分析:“周方的兄弟们中标了,他就得回扣,钱权交易就是这样达成的。产品的功能都差不多,他故意买贵的设备,价格高了,回扣就更多。”

 

  经销商会故意标高设备价格,以便事后分成打点医院领导。公开招标只是走过场和权力寻租的“遮羞布”。

 

  2008年至2016年,周方多次提前向欧阳某某透露医疗设备参数、品牌、价格等内幕,帮助其销售血泵、光电监护仪等医疗设备。作为回报,周方拿到好处费共计157.3万元

 

  欧阳某是周方的老乡,周方对他信任有加:“我和他关系很好,把他当侄子对待。我在老家没什么亲人,回去扫墓时,家里老人要上个小山坡都是他来背。”

 

  在这样默契的关系下,欧阳给的回扣周方甚至都不过数。2013年,周方提议“送钱直接用纸条计数”,让欧阳某某代为保管。

 

  10%是周方收设备会扣的固定比例,那几年里,医疗器械商李某、龙某、伍某等人都按10%,分别送给周方134万元、188万元、363万元

  

  图:医疗器械商向周方行贿 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视频

  

04 围猎:从上到下都有利可图

 

  周方带坏了整个来宾市人民医院的风气,“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医院上下都被腐蚀。

 

  在周方被纪委监委留置的当天,来宾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徐某某还收贿5万元;12天后,他又收下了另外15万元。

 

  来宾市纪委监委第八审查调查室主任黄敏炜说:“行贿人买通哪个领导,下面的人也要同时买通,否则有可能会被举报。只有科室的人也搞定了,大家都有利可图,事情做起来就顺理成章。”

 

  黄敏炜披露:“招标一个64排的CT,实际出厂价500万左右,我们查到成交价是1500多万元,商人至少拿了三四百万去打点。”

 

  来宾市纪委监委第九审查调查室主任何湖表示:“代理商的‘围猎’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两个人,这条关系打得越深越宽,对代理商越有利。因为CT、彩超,都会有每年的维护升级,所有经销商都会把关系从最底层打到最上层。”

 

  健识局注意到,2015年6月,为预防职务犯罪,周方曾带着院领导班子、科室主任、重点部门及关键岗位人员共50余人到来宾市看守所开展警示教育活动。当时医院发文称,“巨大的反差让全体参观人员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周方得到的“震撼”显然不够强烈,否则他不会落马

 

  周方案告破后,来宾市纪委监委督促市人民医院“以案促改”,仅否决不合规发放津补贴一项就节约资金1000多万元。

 

  广西纪检监察机关数据显示,“十三五”以来六年时间,全自治区立案查处医疗卫生系统案件4000余件,其中涉及各级医院和乡镇卫生院的约2500件。

 

  长期以来,医药购销环节都是医疗腐败重灾区,有关部门的打击也从未停止,今年以来尤为严厉。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卫生健康委纪检监察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坚持“三不”一体推进:严惩戒、治乱象,强化不敢腐的震慑;促改革、强监管,扎牢不能腐的笼子;正行风、树医德,增强不想腐的自觉。以强监督促强监管,不断加强和完善医药购销腐败问题治理。

 

  老百姓期待着医药系统人员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那天的到来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