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28772位访问者

三甲医生离开体制后:“后悔出来晚了!”

来源:看医界  作者:林希  发布时间:2020-07-07   | |

麻醉医生江卫表示很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我现在的工作是全职加兼职的模式,工作日全职于上海禾新医院,负责临床麻醉工作及协助麻醉科的管理。业余时间可以根据医生集团市场需求,接受派遣,有时候一天要服务于两三家医疗机构,这种灵活多变的工作方式我非常喜欢。”

 

作者|林希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被问及走出体制后悔过吗?江卫医生笑着说:“挺后悔的,后悔出来晚了!”

 

2018年9月,江卫离开当时工作的三甲医院,正式加入了夙呈医生集团,成为夙呈首位全职麻醉医生,现任合作单位禾新医院的麻醉科主任。

 

近日,江卫医生向《看医界》讲述了自己走出体制的经历和感悟。

 

身处最累科室,麻醉医生出走

 

网上曾有一个“中国医院最累人的6大科室”的评选,麻醉科因人才短缺、超负荷工作而上榜。

 

中国的麻醉医生究竟有多紧缺?根据2017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2016年中国约有7.66万麻醉执业(助理)医师,每万人拥有的麻醉医生仅为0.5人,而美国和英国则分别是2.5人和2.8人。

 

如果按照欧美的标准,中国麻醉医生的缺口约为30万人——这个数字甚至比缺口同样严重的儿科20万还要大,然而麻醉医生获得的关注却远不及儿科医生。

 

作为培养和成长周期漫长的医生职业,想在短时间补齐缺口,医学教育的人才培养速度远远跟不上工作量增长的需要,加之麻醉医生工作压力大、收入与付出价值不匹配等尴尬现状,让麻醉医生面临很多困惑。

 

江卫描述在体制内的生存状况时说,那时候工作量极大,经常承受难熬的夜班,身体频频发出预警。

 

后来同学推荐江卫加入夙呈医生集团,夙呈的工作方式、管理模式以及让医生和医疗价值回归的理念,让他心动,越过重重阻力,果断辞职加入。

 

因为夙呈医生集团负责上海禾新医院的麻醉科建设与管理,所以禾新医院成为了江卫的第一执业注册点,江卫在负责临床麻醉工作的同时,也兼负科主任的职责,对合作的高端医疗机构进行日常管理和维护。

 

江卫表示很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我现在的工作是全职加兼职的模式,工作日全职于上海禾新医院,负责临床麻醉工作及协助麻醉科的管理。业余时间可以根据集团市场需求,接受派遣,有时候一天要服务于两三家医疗机构,这种灵活多变的工作方式我非常喜欢。”

 

江卫坦言与禾新医院等这些优质合作医疗机构的合作,让他结识了很多非常优秀的医生和团体,增长了不少见识,“平台不同,接触不同层次的人,集团就是一个智慧的团体,不仅在一起工作,还能一起解决问题,分享新知识,经常还有各种团建活动,促进团队集体成长。”

 

江卫介绍,夙呈集团基本采用预约制,这种模式,让麻醉医生有足够的时间与患者和手术医生沟通。充分的术前准备,提高了患者的就医体验,促进了良好的医患关系,降低了医患矛盾、医疗差错、不良事件的发生,身为医者也更有成就感。

 

而且时间也更自由充裕,“没有夜班,加上弹性的工作时间,业余也能更好享受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包括对家人的陪伴,这也是走出来的初衷之一。”

 

抱团取暖,麻醉医生高薪的时代来了

 

关于大家都关心的待遇问题,江卫坦言:“很重要的一点,现在的薪资直接与工作量挂钩,真正意义上体现了医生劳动的价值”。他还透露夙呈医生集团对核心员工,除了有比较高的工资,还有股份激励。

 

据了解,中国麻醉医生一直存在收入与工作量和工作压力严重不符的困惑。根据美国Medscape网站发布的“2018美国医生收入报告”,美国麻醉医生的年平均收入为38.6万美元,约为260万人民币,在所有29个统计科室中排名第七,高于肿瘤科、眼科和普外科等科室。

 

夙呈医生集团团队

 

我国情况恰与之鲜明对比,据夙呈医生集团创始人陈淑君介绍,公立的麻醉定价很低,一台手术医院可能只收费800块钱。夙呈医生集团就有一位来自上海三甲医院的医生,曾经一个月工作20几天,要上100~120台手术,所有收入加一起只有2万多。

 

更为可悲的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些医院将麻醉科定义为临床辅助科室,麻醉医生常常只被称为“麻醉师”,患者也不清楚麻醉医生在一台手术中的关键作用,麻醉医生的地位并没有得到足够重视。

 

种种原因加在一起造成了麻醉医生岗位的吸引力不足。陈淑君认为,随着医生集团的出现和多点执业政策的放开,麻醉医生会大量涌入市场,或许也能扭转这一尴尬局面。

 

夙呈麻醉医生集团解决麻醉医生短缺的一个重要方法是重新配置麻醉医生资源,提高麻醉医生利用率,同时提高麻醉医生的收入。

 

陈淑君介绍,有麻醉医生以兼职形式加入夙呈后,一个月利用5天休息时间做了20多台手术,收入高达3万元。这位医生甚至表示,想辞职加入医生集团。

 

据悉,这种想走出体制加入医生集团的医生很多,作为较早全职加入医生集团的江卫有什么样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呢?他就这个问题做了回答。

 

体制外生存第一法则:服务理念转换

 

“从体制内走出来的医生,像夙呈团队很多麻醉医生,都是来自上海三甲医院非常优秀的医生,专业技术水平都很过硬,我们特别关注和强调的是服务意识、服务理念、角色转换相关的问题。”江卫如是说。

 

江卫医生

 

江卫认为,体制内外的最大区别在于服务上,特别强调落实“患者为中心”的理念,“在体制内,因为条件所限,说与做很难达到一致。而在体制外,说与做始终要求一致。”

 

江卫表示,不管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外,作为医生,他始终没有忘记“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也不忘前辈们的培养与教导,虽然服务的群体不同,初心不变。

 

据介绍,夙呈医生集团目前主要客户群体为中高端人士,主要工作是配合外科手术,在美容医疗、口腔医疗、疼痛医疗、无痛肠胃镜、分娩镇痛、睡眠障碍等领域的“舒适化医疗”方面挥主导作用。而中高端患者群体的特殊性之一,就是对于就医体验的要求会比较高。

 

江卫介绍了夙呈医生集团的团队优势,“正规合法的组织形式,合理的组织构架,在临床麻醉、舒适化口腔、睡眠诊疗、疼痛诊疗、科室托管等方面都有优秀的医生资源分管和负责。电子化管理以及完整的质量管控体系,在医疗安全、服务质量等方面能及时地把控。市场部、培训部、财务部、后勤保障部等部门分工细致,全方位满足市场及临床需求。”

 

对于团队未来,江卫表示:“在麻醉医生紧缺的情况下,夙呈医生集团一直在努力对现有资源整合、优化、再分配,团队医资力量在不断壮大,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全国各地都有夙呈团队的身影,缓解麻醉医生紧缺的现状,提高麻醉医生的待遇。”

 

对于体制内想多点执业的医生,江卫表示,随着国家政策对多点执业的放开,对医务工作者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首先要选择合适的平台,对自己有合理的定位。医生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患者,还有市场。仅有过硬的专业水平还不够,还要有服务理念、意识及态度。怎样体现,不是说两句漂亮话、做两件该做的事就够了,我们尽可能做“事前”,术前的访视沟通、术中的照护、术后的随访,体现的不仅仅是专业,还有人文关怀。这些可能是体制内医疗很难做到,或者做得不到位的,也是现在越来越多的病人选择私立、民营医疗机构的原因。

 

江卫还引用了陈淑君经常强调的话:“我们不单单重视市场,还要重视人文,口碑是做出来的。服务的群体不同,对医生的要求也会不同,在人员资质和素养上我们也是层层把关,高进严出,稍有不慎,就有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