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397543位访问者

零售医疗退潮

来源:知乎  作者:Latitude Health  发布时间:2024-06-12   | |

与数字医疗同理,零售医疗的退潮是市场需求和供给出现反向趋势引发的。但与数字医疗最大不同的是,零售医疗的真实需求并没有退潮,而数字医疗的需求转入线下之后,整体退潮较为明显。

 

所谓的零售医疗,指的是引入零售业态的手法来提供医疗服务,从而提升医疗服务整体的服务能力。零售业更多的是以客户为中心,提供从售前到售后的全链条服务,核心是通过提供优质的服务来为产品的销售提供附加值,从而获取更高的客单价和推升销售规模。而医疗本身即是一种服务,并不是为产品提供附加值。所以医疗的零售化更多的是集中在服务本身,更多的以病人为中心,提供全链条的从诊前到诊后的服务。

 

自从美国《平价医疗法案》(ACA)通过以来,美国无保险人群出现持续下降。首先,由于新加入保险人群缺乏家庭医生以及保险产品的高免赔额,平价医疗服务的需求大幅增长。其次,由于面向雇主的团体商业保险的保费增长日趋平缓,保险公司为了控制成本,也希望用户使用更低价的快速诊所和应急医疗中心。最后,价值医疗实施之后,医院有动力去和支付方一起推动院外医疗服务协同,共同确保治疗效果。这就将疾病管理从院内治疗衍生到院外服务。院外服务包括持续治疗(门诊,专科,家庭医生),康复服务,护理等急性期后服务环节。

 

随着零售医疗获得市场的青睐,无论是线下零售商还是科技巨头都在这一领域押注。从最早的CVS开设分钟诊所到同为药店的Walgreens的跟进,再到沃尔玛和Kroger等零售商的布局,最后到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都涌进了这个市场。

 

受到疫情后对疫苗和检测业务的需求推动,零售医疗获得了较快的增长,这也加大了市场并购。虽然美国医疗市场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已经进入下降通道,但是并没有阻止巨头的并购热情。2022年,CVS106亿美元的高价全现金收购连锁诊所Oak Street Health,Walgreens支持旗下连锁诊所VillageMD以90亿美元收购医生集团和应急医疗中心Summit Health。作为在线零售的巨头,亚马逊则以39亿美元收购线下连锁诊所One Medical。

 

但到2023年底,风向完全改变了,零售商开始大幅削减在医疗尤其是诊所的投资,并大量关闭收购而来的诊所。2024年开年,诊所关店数量大幅增加,其中以零售巨头最为激进。沃尔玛宣布旗下所有的诊所Health hub全部关闭,并同步关闭了线上问诊。Walgreens虽然在去年年底已经宣布要关闭旗下VillageMD的60家诊所,但其在今年退出的却是在VillageMD占比最大的佛罗里达州和总部所在地伊利诺伊州。而CVS出人意料的在洛杉矶关闭了24家分钟诊所(Minute Clinic),亚马逊则对其旗下收购的诊所One Medical进行了数百人的裁员和关闭了少量门店。

 

零售医疗的退潮主要源于收入和成本端双重压力。一方面是收入增速出现明显的下滑甚至直接是收入下滑,另一方面则是受到通胀的影响导致成本高企。

 

首先,零售医疗在疫情期间的增量业务大幅萎缩。由于疫苗和检测的需求快速减少,线下零售诊所回到常规需求,虽然用户已经从线上回到线下,但难以弥补高体量的检测需求退潮。比如,因为疫情期间的检测欺诈,Walgreens旗下的应急医疗中心CityMD被迫与司法部和解并支付了1200万美元。

 

其次,虽然ACA下的个险市场获得了创纪录的增长,超过了2100万人,但个险毕竟不是美国保险市场的主力人群。零售医疗面向的大型团体客户和Medicare客户的保费面临持续的调整,尤其是原先主力开拓的MA(Medicare Advantage)保费增速迎来了持续下降,挤压了服务方的利润,对于原先就亏损的诊所,更是雪上加霜。

 

虽然价值医疗推动医院和院外诊所合作,但很大一部分零售诊所在大幅扩张的过程中面临持续的亏损,即使像Oak Street Health这样的在价值医疗考评中获得较高成绩的也持续亏损。CVS虽然高价收购了Oak Street Health,但由于面临扩张带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不得不寻求外部PE的注资以进行扩张。

 

最后,随着通胀的持续,人力成本大幅上涨,在过去两年各大医院此起彼伏的劳资矛盾是最主要的体现,连整合医疗巨头凯撒也爆发了好几次罢工,说明整体人力成本的上升对医疗机构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由于工资的快速上升,医疗机构最直接的反应是削减不必要的成本和降低亏损,裁员和关闭亏损的门店就成为主要的选择。

 

不过,与零售商大幅关店相比,医院在零售医疗的布局并未出现萎缩,而是持续发展。与零售商不同,医院在这一领域的拓展与主业的协同更为明显。而且,由于保险公司和医保希望引导病人到价格更低的可替代性医疗机构,医院在零售医疗的投资更积极。因为既然这部分用户必然会被分流,与其被引导到其他机构,不如由医院自身提供。比如,应急医疗中心主要是替代急诊室,日间手术中心主要是替代医院的日间手术。因此,HCA和Tenet在过去几年大举并购应急医疗中心和日间手术中心,其目标还是非常清晰的。

 

虽然零售医疗出现了明显的退潮,但与数字医疗不同,其真实需求仍然十分明确,只是爆发性增长的整体趋势已经结束。未来医院在更专业的应急医疗中心和日间手术中心加大布局,其他更零售化的医疗机构将面临增速大幅放缓。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