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402011位访问者

市场承压 美国药品零售回归主业

来源:知乎  作者:Latitude Health  发布时间:2024-07-01   | |

与疫情期间出现的强势上涨相比,美国药店股面临整体的承压。Walgreens已经从过去3年的高点下滑了75%,6月27日电单日跌幅高达22%,股价已经跌到27年新低,而CVS也从高点回撤了将近50%。面对市场的压力,美国连锁药店的主要策略是回归主业,削减成本。

 

虽然消费端略有承压,但美国药店的主营收入来自处方药,而非OTC和其他消费品,用户消费能力的下降对其冲击很小。其主要的压力体现在营收增长乏力,受通胀推动的成本上升和利润下降。由于面临市场的结构性调整,美国药店不得不改变之前的跨界扩张,持续聚焦主业来进行战略转型。

 

首先,从营收增长来看,由于疫情期间获得高增长的疫苗和检测业务持续下降,药店的营收还是回到了如何提高处方药收入。虽然美国也在逐步老龄化,但处方量的增长不可能像疫苗那样呈现爆发式扩张。从Walgreens来看,其处方量从2021年的8.275亿张下降到2022年的8.196亿张,到2023年只有8亿张,3年间下降了将近2000万张处方。不过,从CVS来看,其处方量仍然是正向增长的,主要原因是CVS的自有诊所提高了使用率推动了处方的增长。当然,CVS的PBM为门店导流也功不可没。但就处方量的增长来看,2023年比2022年只增加了1.5%,从16.25亿张上升到16.49亿张。CVS在年报中承认主要是受到疫苗需求下降的拖累,导致其处方量增速较低。

 

除了主业之外,医疗服务是近年来药店布局的重点。但Walgreens的医疗服务战略摇摆较为明显,从自建诊所到关闭再到收购诊所,最后又要退出控股权。一系列的变动导致Walgreens没有能将诊所融入自己的生态之内,最终在面临危机的时候只能将医疗服务放弃。而CVS由于是逐步自建诊所,已经融入到药店体系内。关键是CVS拥有美国第三大商业健康险公司Aetna和最大的PBM,可以将支付与医疗服务和卖药结合起来。目前虽然保险端面临增长的挑战,但由于PBM业务仍然较为强劲,CVS仍能持续保持增长和利润。

 

不过,与医药险全面整合的联合健康相比,市场显然对从药店反向整合保险和医疗的药店集团没那么看好。即使在2021年,市场给CVS的估值仍然不到联合健康的50%。如果按照市盈率来看,联合健康现在的动态市盈率是CVS的3倍。市场不看好的主要原因是CVS本身仍是以药品销售为主的公司,保险收入只占到1/3,其保险整合能力仍远弱于联合健康。

 

其次,面对利润受压,药店本身必须控制成本。通胀推动了各类成本的上升,但增速中,人力成本是最主要的也无法削减。因此,药店面临成本的刚性,只能选择通过关闭无法达到盈利规模要求的门店来节约成本,这也掀起了诊所的关店潮。

 

首先选择关闭的是非主营业务的门店,也就是诊所。2024年开年,诊所关店数量大幅增加。Walgreens虽然在去年年底已经宣布要关闭旗下VillageMD的60家诊所,但其在今年退出的却是在VillageMD占比最大的佛罗里达州和总部所在地伊利诺伊州。而CVS出人意料的在洛杉矶关闭了24家分钟诊所(Minute Clinic)。

 

同时,关闭药店也已经持续推进,CVS之前已经关闭了900多家在Target超市的药店,而Walgreens则宣布将评估旗下1/4的药店再决定关闭数量,预计关闭门店数量最高可达2000家之多。在此之前,分别在2023年、2022年和2021年,Walgreens已经关闭了846、546和217家门店。可见其关店数量在逐年递增。

 

最后,调整原先业务模型,对跨界整合做出再评估。由于缺乏战略定力,Walgreens对诊所的投入将再次大幅降低。继关闭大量诊所门店之后,Walgreens将放弃对VillageMD的控股权,这意味着Walgreens完全回到了主业。从其收购的特药药房Shields Health来看,Walgreens并没有将Shields出售的打算。原因是其与主业紧密结合,且增长较快,最新的季报显示其同比增速高达24%,而VillageMD只有7%。

 

而对CVS来说,主要的压力体现在跨界收购而来的保险部门。2018年,CVS完成了对Aetna的收购,医药险的整合逐步推高了CVS的市值。但是,随着商保公司面向工作人群的团险面临市场天花板,保险的主要增量来自政府医保业务。在获客方面,Aetna是非常激进的,通过大幅提高保险福利,其在2023年新增了80万MA用户,但随着疫情后医疗使用率的大幅上升以及MA的费率增速被政府大幅下调,Aetna的MLR超过了90%,导致其保险业务出现明显亏损,对CVS集团产生了明显的压力。不过,CVS认为保险的亏损是暂时的,通过提高保费和削减成本可以恢复盈利,并没有剥离的打算。

 

因此,面临来自政策和市场的双重挑战,美国药店正在持续的收缩以控制成本来恢复盈利。从具体的发展来看,药店的跨界并不是非常成功,即使如CVS这样做到超过3000亿美元营收的大型集团,其跨界并购的资产也难以获得类似联合健康那样的估值水平。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