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新医改评论网!您是第 3132267位访问者

社会办医有多重要?这位区长说了大实话

来源:看医界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8-03   | |

7月30日武汉市汉阳医院召开的社会办医抗疫工作座谈会上,汉阳区副区长皮惠兰表示:作为地方政府而言,发展好了非公立医院,对80万的老百姓好,对整个经济、卫生、民生事业发展好,对整个医疗卫生体系好,对这个城市好。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发展好非公立医院是职责所在。

 

作者|龚婧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发展好非公立医院是政府职责所在!

 

“汉阳医院(社会办医院)就是我们汉阳自己的医院,没有公立和私立之分”,在 7月30日武汉市汉阳医院召开的社会办医抗疫工作座谈会上,汉阳区副区长皮惠兰回忆抗疫时期的艰辛历程时诚挚地说,“汉阳区领导高度重视社会办医,坚信非公立医院一定是卫生事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支重要力量、非常有力的补充。”

 

皮惠兰表示:“作为地方政府而言,发展好了非公立医院,对80万的老百姓好,对整个经济、卫生、民生事业发展好,对整个医疗卫生体系好,对这个城市好。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发展好非公立医院是职责所在。”

 

汉阳区副区长皮惠兰

 

中国非公医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表示:“努力抗疫,为社会办医人赢得了荣誉,引导了正能量的舆论导向, 社会办医人不光有热情,而且有能力来参与公共卫生的建设。 们今后的医疗服务体系肯定是政府和市场两条腿走路,中国未来医疗格局也将不再分公与私。

 

中国非公医协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

 

社会办医自带干粮上抗疫战场

 

疫情暴发时,社会上涌现出一些对社会办医的误解和曲解,认为社会办医在战场上做了“逃兵”,遇到疫情时只有公立医疗扛起责任,但事实却是疫情面前,无论公私,医务人员都义无反顾地冲锋陷阵。

 

不可否认,在新冠疫情下,公立医院是当之无愧的主力军,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社会办医的踊跃参与。截至6月13日,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市社会办医将近6000人,全国社会办医将近有1万人投入了新冠战疫。

 

据了解,一开始,社会办医并未被纳入到国家组织的援鄂救援医疗队内,一大批社会办医勇士在得不到拨款、得不到补助、领不到物资的情况下,仍向“虎山”行!郝德明此前告诉《看医界》,绝大多数社会办医支援武汉的医用和生活物资,都是由医院自己对外募捐或机构自行采购,公立医院的医疗团队有政府安排衣食住行,社会医疗机构的医疗队伍却是“自给自足”,自带干粮上战场,甚至自己买票、开车去武汉。

 

“不能以公共卫生应急状态下的情况否定社会办医,正如我们不能用战争状态下的经济社会特殊运行体制取代正常的社会经济体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主席宋晓梧就坦言,在此次疫情中,非公立医疗机构发挥的作用和公立医疗机构相比的确差距很大。造成这种悬殊的原因之一,是目前我国社会办医的服务专科有所局限。

 

宋晓梧表示,现在基本没有民营的传染病医院,因为传染病与公共卫生联系得很密切。所以,在公共卫生的应急事件发生时,民营医院的医护人员素质以及医疗设备条件与公立医疗机构相比,客观上就有很大差距。

 

社会办医是医卫服务体系重要组成部分

 

2019年6月,由国家卫健委牵头,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首次将社会办医的地位提升到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数据上看,截至2020年3月底,医院3.4万个,其中民营医院21227个,占比62%,比起去年,全国民营医院数量新增了2088个。

 

《意见》还指出,社会办医作为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满足不同人群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并为全社会提供更多医疗服务供给的重要力量。

 

在前不久上海举办的 “中国社会办医‘战疫’上海研讨会”上,非公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闫东方就提出,如何更好的把社会办医力量纳入到国家的医疗资源的抗疫体系之中,是接下来工作的一大重点。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上海市社会医疗机构协会会长闫东方

 

上海交通大学社会医疗机构研究所名誉所长、原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原上海知识产权局局长陈志兴教授也表示,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中,社会办医是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因此一定要努力让社会医疗机构纳入国家公共卫生体系中。

 

上海交通大学社会医疗机构研究所名誉所长、原上海交大医学院副院长、原上海知识产权局局长陈志兴

 

郝德明表示,多年来,社会办医每年承担了近百亿人次的医疗服务量,不仅没有财政补贴,还为国家贡献税收,忍辱负重,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和压力。社会办医是我国医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需要行业携手,继续为人民群众得到多样化多层次的医疗服务进行长期的探索和实践。(本文为《看医界》发布,转载须经授权,并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和来源。

分享到微信
我要评论
   
验证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16号

| 新医改评论 版权所有 | 备案/许可证:鄂ICP备10208130号-1 | Copyright @ 2010-2020 xygpl.com All Rights Reserved